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专业药剂缺乏掣肘飞防“翅膀”——转自《农民日报》

 从屡遭质疑到逐渐被接受,从飞行表演到田间实战,飞防作业已不再是过去的“花拳绣腿”,越来越多的实践证明它们能够适用于植保作业,并承担起“虫口夺粮”的重任。在飞防作业中,“飞”只是工具和途径,“防”才是目标和任务,要达到防治病虫害的目的,“人”“药”“机”缺一不可。而当前,飞防配套药剂仍是一大痛点,随着植保无人机应用越来越广泛,这一问题愈发凸显并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近日,在湖北省武汉市举办的“第二届航空植保应用技术发展交流会”上,与会专家就制约飞防发展的关键技术、如何补齐飞防药剂短板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1、植保飞防助力农药减施增效 
    在全国范围内推进农药减量、提高农药利用率是大势所趋。农业部大力推进到2020年农药使用量零增长行动,明确提出要将主要农作物农药利用率由目前的35%提高到40%以上。会上不少专家都认为,植保无人机施药是农药减量的重要措施。 
    “植保无人机能够提高靶标作物上药液沉积和减少农药流失,实现精准、减量施药,同时可以实现人机分离作业,避免农药中毒现象的发生。”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药械处副处长郭永旺表示,作为专业化统防统治的有力手段之一,农业航空植保已成为我国农业战略新兴产业,近年来得到高速发展。 
     随着在实践中被越来越多地推广应用,植保无人机施药的优势日渐凸显,防治效果也逐步被认可。湖北省植物保护总站副调研员方国斌在分析当地飞防市场时介绍说,2014年至今,全省植保无人机保有量快速增加,作业面积大幅增长,仅春季小麦、油菜防治面积已超过去年,预计2017年全省的飞防作业面积将突破1000万亩次。“无人机喷洒农药时旋翼产生的向下气流有助于增加药液对农作物的穿透性,对大部分病虫害防治效果好。而且节水、节药、减少污染,较人工作业减少用药量10%~30%,节水达到90%以上,可有效降低农药残留及土壤,水源污染问题,有利于实现农药用量零增长。” 
     不仅如此,植保无人机每天可以作业数百亩,作业效率大大提高,有效解决农村劳动力短缺问题,比其他施药方式的劳动强度显著降低。而且适用范围广,可进入其他器械和人不易进入的区域和田块进行防治,更不会存在压苗伤苗的问题。 
    2、专用药剂缺乏成行业发展瓶颈 
    近几年,无人机喷雾技术的迅速兴起对农药制剂提出了新要求。目前国内的农药有效成分约有660种,登记的农药产品有3万多个,而这其中可供植保无人机选用的专用药剂屈指可数,选择哪些农药产品用于飞防需要非常谨慎。 
    “‘飞’是手段,‘防’是目的,飞防不是表演赛,而是歼灭战。”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袁会珠表示,“防”不到位,就会导致防效不稳、治虫不死、防病不力、除草不全、作物药害、环境污染。对于植保无人机用什么药剂才能取得好的防效,他提出,首先,由于无人机施药比地面施药风险大,因此,使用无人机作业时不要选择毒性较高的农药;其次,一些容易导致喷头阻塞的剂型产品也要避免使用;第三,所有合法的上市药剂都需要在原有农药登记的基础上再追加飞防专用登记。 
    中国工程院院士宋宝安认为,“飞防专用药剂和专用助剂,已经成为植保无人机发展的两大瓶颈。”植保无人机采用的是超低容量喷雾,首选的农药剂型应以油剂最佳,其次为乳油剂、水乳剂。但当前中国登记的油剂仅有11个,而超低容量的仅7个。市场上销售的农药剂型多数为可湿性粉剂、悬浮剂、分散粒剂等,是传统人工喷雾设备所用,并不适合航空作业。尽管乳油剂型也适合于航空作业,但该剂型为非环保剂型。另外,无人机植保使用的农药剂型及助剂要求与地面机械有很大不同,现有飞防作业大多凭经验,或参考地面喷雾器械确定施药剂量和配置方法,采用水悬浮直接喷施,容易影响作业质量。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吴学民提出,飞防药剂属于省力化制剂,它和普通药剂区别很大。与发达国家相比,目前我国在飞防专用药剂研发方面还很落后,药剂的管理、规范、生产、标准、药效、性能等方面都存在不少缺陷。他说:“真正能够用于飞防的药剂十分缺乏,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飞防产业的发展。” 
    方国斌也表示,目前,专用飞防药剂开发没有跟上飞防的发展节奏,没有对病虫害实现全覆盖,很多病虫害都还没有专用的飞防药剂,如果使用常规药剂喷雾防治,效果无法保证。 
    
    3、瞄准飞防需求研发专用药剂 
    目前,国内航空植保领域在飞防药剂的选择上还是以常规的机械作业药剂为主进行稀释喷洒和混配结合,而在专用药剂的研发上乏力,尤其是某些无良商家因为缺乏航空施药技术,直接导致“只能喷水而不能喷药”现象的出现,让航空植保的防治效果和效率备受消费者质疑,对于飞防专用药剂、助剂研发的方向,专家们也提出了他们的看法。 
    袁会珠认为,与常规药剂相比,飞防专用制剂的要求更高。常规农药制剂一般稀释200倍,而飞防药剂只稀释2倍、5倍,由于加水量多又有搅拌装置,常规农药地面喷雾悬浮率达到80%就可以,而飞防制剂的悬浮率的要求一般要达到95%。此外,地面喷雾的常规药剂颗粒粒径要求小于5微米,而飞防专用制剂的平均粒径最好不要超过2微米。他说:“在日本,很多登记用于飞防的除草剂必须是颗粒剂,从而避免喷雾飘移,也不提倡使用可湿性粉剂、水分散粒剂,以免堵塞喷头,这些都可以借鉴。” 
    吴学民提醒说:“在研发飞防制剂时需要注意四点:第一,药剂要能够适应低稀释倍数,且稀释后稳定性高。目前,国内大多数企业登记的药剂通常是稀释500~1000倍,无法满足上述条件;第二,对于固液体系,固体粒径要小,避免堵塞喷头;第三,雾化效果要好,能够有效地防止液滴飘移、挥发;第四,界面性能良好,易于沉积、润湿、铺展、渗透和吸收。” 
    宋宝安提出,需要加快开发无人机施药的专用制剂及评价标准,特别要注意超低容量静电制剂,筛选不同助剂、溶剂等组分对航空施药效果的影响,区分不同有效成分的防治效果,提高航空制剂的对靶性。他同时建议,研究航空施药条件下,农药雾滴沉降、黏附、铺展的规律;筛选可以减少雾滴蒸发、飘失,促进农药沉降、耐雨水冲刷,改进雾滴黏附与铺展并促进吸收的喷雾助剂。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